最新消息:

混沌研习社–潘江雪:《真爱梦想:企业可以向公益机构学习什么》

i学福利资源 jubt 383浏览 0评论

放弃年薪百万的金融工作,十年前,潘江雪辞职创办了一家公益基金会——真爱梦想,在偏远地区推进中国儿童的素养教育,如今,这家机构累计募集善款超过7亿人民币,在全国建成了3200家梦想中心,让360多万孩子看到教育均衡的希望。

 

她是如何将商业化的思维贯彻到公益组织的持续运营之中?潘江雪在混沌研习社开讲《真爱梦想:企业可以向公益机构学习什么》,为你系统展示使命驱动型组织的建构方法论——

 

仅有初心是不够的,你必须为它找到持续而磅礴的动力,把个人的发心变成组织的愿力。

在课程正式开始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究竟是什么事情,改变了潘江雪。

1、别藏刀的刀疤男孩

 

2007年,潘江雪到藏民聚居的四川甘孜做田野调查。他们正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司机停下车去方便,车上两个女孩子把门打开,打算呼吸呼吸冷冽的新鲜空气。

 

突然,潘江雪从后视镜里看见一个男孩,细细一看,他腰上别了一把藏刀。她紧张起来,荒郊野岭,四顾无人,腰插藏刀,这小伙子会不会是来抢劫的?

 

正这么想,男孩向车的方向走来。潘江雪想关上车门,但没来得及,小伙已站到面前,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跟潘江雪同行的女孩强作镇定,微笑着拿出一瓶矿泉水递上去,问他要不要喝水。小伙一下笑了,露出的雪白牙齿衬出皮肤的黝黑,显得木纳而纯朴。

 

潘江雪问他,你的家在哪里?

 

小伙指着脚下的路:就在这里。

 

这条路原本是小伙的家。因为修公路,家被迁到另一个地方。潘江雪又追问了他的基本情况,藏族小伙20岁,没结婚。从5岁开始,他每年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条省道附近挖虫草。

 

除挖虫草季外,一年之中大部分时间他无所事事,就在这条从小待到大的路上游荡,有车的时候在路边伸出手,手肘弯曲,像手掌托举着东西一样上下摆动,用这样他自己认为亲切的动作,跟那些一闪而过的人们打招呼。

 

在当地,人们相信年龄越小的孩子越能挖到虫草,因为他们身体灵巧,眼神也好。他呢,虫草越来越难挖到,因为他越来越大了。

 

年复一年,他们一家人一年的现金收入仅有他挖虫草换来的6000元。由于退耕还林政策,他们已经不再种田,而种田之外的生计都不会,小伙祖孙三代没有上过一天学。

 

潘江雪感到不解,问他:

 

“一路上我们看见一些工厂,有石英厂还有水库,为什么不去找个事儿干?”

“我不会干,我不知道我能干什么。”

“你们从哪儿来”

“上海,你去过上海吗?”

“没有”

“你想去上海吗”

 

一开始跟这群陌生人说话的时候小伙表现得很开心,一手拿着水一手拿着吃的,拿着就不放。但是当时听到这个问题,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了迷茫、恐惧和退缩,眼神里的光一下子褪去了。

 

就像星星熄灭一样黯淡下来的眼神深深触动了潘江雪。一个20岁的年轻人,活在那么高远的天地间,没有勇气,也看不到希望。

 

 

2、初二女孩破碎的教师梦

 

也是07年,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马尔康县城,潘江雪走进了一家贫困户。

 

明明外头是亮堂堂的白天,一走进屋子像切换到了夜晚,黑乎乎的,目之所及,除了炕上的大锅,屋子里只有一个破旧的木头柜子,再没别的。用潘江雪的话说

“恨不得直接睡在地上”。

 

由于潘江雪的基金会倡导捐赠人一起考察,所以随行有很多来自城市里的家境殷实的出资人和他们的小孩。当时,那些富二代都看不下去,立刻掏出身上带的东西,笔,本子,零花钱,统统捐给了她们。

 

这个房子里住的是一个上初中二年级的女孩和她的外婆跟奶奶,女孩的父母不幸离世了。

 

女孩的家庭状况引起了潘江雪她们一行人内心的不忍和担忧,可交谈中,女孩的外婆却告诉潘江雪,下个学期她不想让女孩再继续上学。

 

其实,在当地,像她们这样的特困家庭上学本来就是免费的,政府也会给予他们生活补贴。外婆说,不想让她继续上学不是因为费用,而是觉得上那些学没有用,再耗一年还是这样,学的这些东西对她们的家庭没有任何帮助,还不如现在去打工,早点学点“真的本事”。

 

马尔康在藏语里的意思是为“火苗旺盛的地方”。谈及将来想干什么,女孩告诉潘江雪她想当老师,在村里当老师有尊严,但是外婆觉得整个初中课程该学的她都学了,下学期升初三以后就只有考试,分数对这个家庭没有帮助,反正她肯定不会上高中。

 

潘江雪感到无奈,其实外婆的考虑挺理性,于是她留下了钱,向外婆表示希望女孩能继续上学。

 

 

3、“我掌权了统统杀掉那些住豪宅的”

 

2010年,潘江雪已经成立了真爱梦想,她从珠海机场打黑车到UIC,做大学生教练培训。接单的是一个年轻小哥,漫长的路程加上堵车的焦躁让两人试图通过闲聊打发时间。

 

司机小哥从河南农村出来,到珠海已有三年多。虽然人生地不熟,但目前小哥混得还不赖,在珠海有个几个人的小团伙,轮流开三部车。

 

当他们的车经过一排漂亮的住宅时,轻松的气氛突然被小哥生气的语气打断:

 

“从河南来的这些年,珠海的房价涨得很高,起码也要四五千。”

 

虽然事情发生在九年前,潘江雪当时也并不觉得这房价算高,尤其是跟上海比起来。

 

小哥继续抱怨:

“哼,住在里面的人都是富人,都是坏人,这些富人把房价抬高,将来我有了权我就要杀他们”。

 

潘江雪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什么逻辑?她连忙跟小哥解释,告诉他地价占多少、地不是地产商的,房价并不是富人和房地产老板弄起来的。

 

这些原本小哥不知道的信息还不足以平息小哥的怒火,潘江雪又拿自己说起——她也有好看的房子,但那是她贷款买的,他告诉小哥他们为了买房子也付出了代价,每个月一睁眼自己就欠着钱。

潘江雪问小哥:“你觉得我像坏人吗?”小哥不语,在攀谈中小哥知道潘江雪从事的职业,也知道她要去大学寻找志愿者。

 

沉默之中,潘江雪思绪万千,她能看出小哥其实很羡慕这些住在漂亮房子里的人,也许将来他奋斗得不错,自己也会住上这样的大房子。可是他脑袋里现在的想法是极其可怕的,试想,社会中还有多少这样对城市有误解的人。

 

 

4、改变

 

这三件事改变了潘江雪对自己的公益事业的认知,让她不断拷问初心:

  • 别藏刀的小哥让他思考城市化趋势下掌握零技能的农村孩子的归途;
  • 被失学女孩让她意识到追逐分数的教育并不能真正改变农村孩子的生活;
  • 仇富的司机小哥反映出的社会底层人员是怎样看城市人的,如果不改变这部分人对于城市的想象,我们所有人都置身于危险中。

 

2007年她离开金融机构,借了一间六平米的办公室,开启了创业的旅途。有过创业经历的人都知道,在早期几乎所有事情都要亲力亲为,自己摸索,付出所有时间,承受所有质疑。

 

  • 捐钱捐物的一次性慈善时代已经过去,需要长周期投入的现代公益该如何打造?
  • 如何在中国复杂的社会关系里,商业化地运营一个NGO组织?
  • 如何从初心挖掘企业使命,打造使命驱动型组织方法论?
  • 如何不断锤炼核心客户,构建反馈闭环?

 

 

资源下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gJBZsxKu7CxOQaIoUrOTdg
提取码:tf11

 

 

转载请注明:i学--爱学习,爱成长,爱生命,爱自由 » 混沌研习社–潘江雪:《真爱梦想:企业可以向公益机构学习什么》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